主页

中小银行同业风险凸显

时间:2019-07-12 02:12 责任编辑:小编-岁月童话 来源:主页 点击:

尽管包商银行被央行和银保监会接管超出市场预期,但从包商银行过往业务经历看,其风险早在2016年就已埋下隐患。2016年5月,大公出具的包商评级报告已经提到包商银行面临着不良贷款率持续上升的风险;2017年10月,进一步提出“资本充足率快速下降”和“同业资金依赖度高”的风险问题。

华创证券认为,包商银行被接管有三个重要原因:一是其业务扩张主要依赖同业负债,特别是同业存单规模的扩张,而资产端风控体系不严格,除信贷业务不良率较高外,还多通过信托、券商等资管计划多层嵌套投资非标业务,造成不良高企;二是从业务经营指标看,包商银行不良率逐年攀升,而资本充足率快速下降,2017年6月末计提储备资本后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已不满足监管要求;三是包商银行资产规模较大,业务范畴广,如果不及时通过自上而下的方式主动暴露风险,而是任由市场发酵,其不良影响可能更加难以控制。

在上述三个原因中,同业业务风险值得特别重视,它不是包商银行所独有,整个银行业尤其是股份制银行当中也存有较大的问题。

监管引导同业回归本源

同业业务2010-2016年期间曾是银行进行监管套利、实现跨地区扩张(城商行、农商行)的重要工具。同业业务分为传统同业业务(同业存放、同业拆出、买入返售)和同业投资。同业投资是指金融机构购买(或委托其他金融机构购买)同业金融资产(包括但不限于金融债、次级债等在银行间市场或证券交易所市场交易的同业金融资产)或特定目的载体(包括但不限于商业银行理财产品、信托投资计划、证券投资基金、证券公司资产管理计划、基金管理公司及子公司资产管理计划、保险业资产管理机构资产管理产品等)的投资行为。

伴随2017年强监管的开启(“三三四十”检查),同业业务的套利空间越来越小。股份制银行曾是同业业务创新的先行者,天风证券尝试从股份制银行的视角出发,分析近期其同业业务发展情况及走势。

2019年一季度,股份制银行传统同业资产平均增速为负,但兴业银行一季度增长显著提速。随着2017年的强监管和2018年同业利率的大幅下降,股份制银行2017年一季度至2018年一季度,同业资产平均同比增速均为负,在2018年上半年至2018年下半年稍微转正,到2019年一季度同业资产平均增速为-6.08%。其中,兴业银行同业资产同比增长75.6%(2018年一季度为-13.77%,2018年下半年为13.48%)。平安银行、中信银行、民生银行、华夏银行2019年一季度传统同业资产增长均为负,招商银行、浦发银行的增速比2018年年均末有所下降。

一季度,股份制银行传统同业资产占比为4.79%,创近年来新低。除平安银行、兴业银行、光大银行外,其他银行同业资产占比比2018年年末均有所下降。兴业银行作为“同业之王”,其银银合作平台合作客户为1906户(截至2018年年末),同比增长43.96%。

截至一季度末,股份制银行同业资产的三项子类存放同业、拆放同业、买入返售占同业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5.29%、56.72%、17.98%。存放同业主要是满足银行之间的结算和借款需求;而目前银行拆放同业的期限基本是隔夜,主要用于流动性管理。

目前,股份制银行买入返售底层资产以债券为主,表明其传统同业业务已逐渐回归本源。在2014年之前买入返售科目是以票据和信托收益权为主,针对前者,银监会在2012年发布了《关于信托公司票据信托业务等有关事项的通知》等相关监管措施,主要是禁止票据通道业务;针对后者,银监会在2014年“7号文”禁止非标作为买入返售的抵押物后,逐渐演变为当下以标准债券为主的情况。

受强监管因素的影响,股份制银行同业投资非标业务的规模仍在下降。近年来,同业投资非标的通道受到全面压制,2017年“55号文”限制银信类通道、2018年“2号文”限制银行类通道、2018年1月证监会窗口指导限制银证类通道,几乎让同业投资非标无“路”可走。而流动性新规中新增流动性匹配率指标,非标投资面临高折算率(100%)的约束。资管新规严格限制理财产品期限错配,禁止各类资管计划投资银行的信贷资产。

股份制银行广义同业负债(同业负债+同业存单)占计息负债比例与表内非标投资较为正相关。2015-2018年,股份制银行表内非标占总资产的比例在持续下降,而广义同业负债高的股份制银行表内非标投资比例也高,反映了除去满足传统同业业务的必要部分外,股份制银行超配的同业负债主要投向非标类资产。

除表内非标外,同业投资的其他类资产(包括但不限于金融债、次级债等在银行间市场或证券交易所市场交易的同业金融资产)也受到监管的限制。目前,银行的同业投资一般只对管理人授信,如果严格按2016年“42号文”和2018年“4号”的要求实行“穿透授信”,困难十分之大。如果无法穿透授信,银行需要将所有不能穿透识别的此类投资加总,用一个“匿名客户”来虚拟核算单一集中度,不超过一级净资本的15%,这一点要求对大多数银行而言较难达到。同业投资的其他类资产,在流动性匹配率计算时也纳入“其他投资”,面临高折算率(100%)的约束。强监管造成同业理财规模和占比连续 22个月环比“双降”,或表明同业类投资并不受监管的鼓励。

流动性新规对同业投资的影响较为显著,但正式稿对部分监管指标已有所放松。相比征求意见稿,正式稿在两个方面进行了调整:一是新引入三个量化指标的过渡期延长;二是流动性匹配率(LMR)、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HQLAAR)计算方法适当调整。其中,流动性覆盖率(LCR)=合格优质流动性资产/未来30天现金净流出。LCR指标的意义在于确保资产规模2000亿元及以上的商业银行具有充足的合格优质流动性资产,能够在规定的流动性压力情景下,通过变现这些资产来满足未来至少30天的流动性需求。

LCR的设计意图有以下四点考虑:1.对商业银行短期负债和长期资产的期限错配进行限制;2.对同业业务采用了较高的现金流出系数,约束商业银行对同业资金的过度依赖;3.对零售和批发负债也设置不同的现金流出系数,约束商业银行对短期批发融资的过度依赖;4.体现商业银行流动性压力的承受能力,设计上分子为时点数据,分母为过程流量数据。

根据天风证券的测算(非银行内部结果),兴业银行、浦发银行2018年年末LMR约为77%左右,在2020年初达到100%的压力仍然较大。

自2017年高点以来,同业理财规模和占比连续 22 个月环比“双降”。截至2018年年底,全市场金融同业类产品存续余额为1.22万亿元,同比下降2.04万亿元,降幅为62.57%,比2017年年初减少5.43万亿元,降幅达81.68%;占全部理财产品存续余额的3.80%,同比下降7.21个百分点,比2017年年初下降19.08个百分点。

综合上述分析,由于监管层显然在引导银行同业业务回归最初的本源——流动性管理,同业类投资规模未来仍将继续萎缩甚至“消亡”,银行的同业业务也走到了一个新的十字路口。

部分中小银行同业风险值得关注

更多关于“2019-51 2504”的新闻阅读:
服务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