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A股迎难而上

时间:2019-07-11 22:00 责任编辑:小编-岁月童话 来源:主页 点击:

在一年多前,有人曾经总结历史经验后预测说,每逢“8”的年份全球经济就会陷入大动荡,因此沿着1998年、2008年的轨迹,2018年也会出现经济危机或金融危机。这一预测虽然被广为流传,但从用经济预测来指导政策制定和投资决策的角度看,这样的说法缺乏科学依据,并不严谨。在过去的一年里,虽然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整体上没有爆发危机级别的风险,但是在201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最高决策层在进行了充分的调查研究之后,在认可中国经济平稳运行之余,也十分罕见地对当前经济形势做出了“稳中有变,变中有忧”的判断,揭示中国经济内部和外部环境发生的深刻变化及其严峻挑战。

2019年3月1日,《证券市场周刊》在北京举行第18届“远见杯”宏观经济与金融市场年会,对在2018年当中预测宏观经济与金融市场最准确的机构与经济学家颁奖(表),并邀请多位宏观经济政策领域的资深专业人士探讨经济形势与对策。正值2月宏观经济数据公布之前,各方翘首以待A股市场上已经迎来久违的“春季行情”。

A股迎难而上

任何宏观经济决策都必须要以充分了解经济运行状况为基础。作为国民经济核算领域的资深专家,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研究中心主任、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许宪春表示,从统计数据看,中国经济在增长、就业、价格、收入这几个方面都是相对比较平稳的,新经济、新动能在快速增长,经济结构在逐步改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点任务持续见效。不过,许宪春也指出,部分行业增加值增速波动较大,新动能仍然不足,基础设施投资和国有及国有控股投资增速明显回落,外需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由正转负,PPI涨幅回落等现象值得引起重视。

2019年“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了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但减税不单单是逆周期调控的工具,还是深化结构性改革的抓手。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国税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建议,要在有限的财政空间下最大化实现减税降费的政策效果,应从改革社保制度和加大增值税留抵税改退力度入手。

李克强指出,政府要“勒紧裤腰带过紧日子”。积极财政政策不仅要把钱花出去,还要把钱花得有效率。在政府公共预算收支两端都面临压力的情况下,如何以有限的资金实现更高的绩效就成为一个关键的问题。上海财经大学中国公共财政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小川教授指出,如何评价政府预算支出的绩效,为转变政府职能、提升政府办事效率提供决策基础。

在经济下行阶段,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都期待货币政策的放松,但过度放松却容易引发扭曲。当前中国人民银行采取稳健的货币政策,用具有结构性特征的工具和手段,尽可能地平衡好逆周期总量调控与结构性改革的双重目标。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宋国青教授表示,套利的现象说明,市场主体对利率依然敏感,中国的结构性货币政策在总量调控方面仍然有不错的传导效果,未来货币政策也还有很大的政策空间应对经济下行压力。站在当下,宋国青认为,宏观上投资报酬率下降对A股资产价格整体上的长期影响接近中性,并且在长期以净资产对A股进行估值可能比市盈率更为合理。

经济稳中有进寻亮点

在许宪春看来,目前中国经济“稳”字当头。2018年中国经济实际增速最高是一季度6.8%,最低是四季度6.4%,相差0.4个百分点,逐季回落;如果再从2015年一季度看到现在,4年16个季度经济都在6.4%-6.8%之间运行,是非常平稳的。从三次产业看也是比较平稳的,一二三产业波动率虽然比GDP波动大,但总体来说还是比较平稳的,比如三产最高是8.4%左右,最低是6.4%,在两个百分点范围内波动,波动都不太大;第二产业最低是5.3%,最高是6.4%,波动范围也是比较小;农业相对大一些,也就是从最高点4.4%到最低点2.9%。

其次,就业形势稳定。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8年全国城镇新增就业1361万人,连续6年保持在1300万人以上。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保持在5%左右,实现了低于5.5%的预期目标。调查失业率最高的时候是5.1%,最低是2018年12月份的4.7%,上下波动幅度并不大,也就0.4个百分点的波动。

第三,到目前为止物价形势基本稳定。2015-2018年,虽然经历了产能过剩和供给侧改革的两轮调整,但居民消费价格涨幅没有受到很大影响,一直在0.8%-2.9%之间波动,从趋势上看前低后高。2018年呈现的是M形,1月份1.5%,2月份最高2.9%,后面最高是在2.5%,最低是1.9%,整体较为平稳。

第四,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无论是名义增长还是实际增长,2015年以来都是比较平稳的。2018年全年名义增长率是8.7%,比2017年回落了0.3个百分点;实际增长率2018年是6.5%,2017年是7.3%,回落0.8个百分点。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再从全国居民人均现金消费支出看,2018年名义增长是8.4%,实际增长6.2%,分别比上一年名义增长高出1.3个百分点,实际增长率高出0.8个百分点。这和刚才讲的收入正好是相反的,也就是说,全国人均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是有所回落的,然而消费是有所回升的。

许宪春进一步指出,目前中国经济除了总体保持平稳,也有稳中有进的一些迹象。

首先是新经济、新动能快速增长,主要在以下多个方面有所体现。2018年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1.7%,在2018年全年工业增速6.2%的情况下,这已经是很不错的增速。此外,规模以上高技术服务业营业收入增长12.9%,保持两位数增长,也高于服务业的增速。战略性新兴产业保持快速增长。2018年,工业中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增速8.9%,高于全部规模以上工业2.7个百分点;战略性新兴服务业营业收入增长14.6%,高于规模以上服务业收入增速3.2个百分点。部分新兴工业产品也保持快速增长。例如,在2018年,新能源汽车产量增长40.1%,生物基化学纤维增长23.5%,智能电视增长18.7%,锂离子电池增长12.9%,集成电路增长9.7%。再者,网上零售额保持快速增长。2018年,全国网上零售额增长23.9%,其中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增长25.4%,非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增长18.7%,分别比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14.9、16.4、9.7个百分点。

许宪春还指出,经济结构继续改善,表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是产业结构继续改善。第三产业增加值占比继续提高,第三产业增加值在2013年占比超过第二产业;2015年达到50.2%,第一次超过GDP的一半;2016年是51.6%;2017年是51.9%;2018年是52.2%。2018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达到59.7%,接近六成。技术制造业占比继续提高。2018年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为13.9%,比上年提高了1.2个百分点,提高的份额还是比较快的。

更多关于“封面专题”的新闻阅读:
服务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