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排列5组码困在作业中的青春期 “怪兽”被“钉”在了书桌前

时间:2019-11-08 08:23 责任编辑:小编-岁月童话 来源:主页 点击:


排列5组码困在作业中的青春期 “怪兽”被“钉”在了书桌前

  视觉中国供图

  上周,初二学生沈峰刷新了自己的熬夜记录,因为周四要考地理,沈峰周三晚上11点半完成作业后,又复习地理两个小时,上床睡觉时已经是凌晨1点半。

  第二天,顶着两个黑眼圈上学的沈峰第一次考出了比同桌高的成绩。

  “这大概是孩子上了中学、进入青春期以来,我印象中唯一一个晚上,一家人没有因为抢手机、玩游戏、催促学习而大呼小叫。”沈峰的妈妈刘湘说。

  刘湘所说的“唯一”,多少有些夸张,不过,沈峰绝不是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遇到的唯一一位因为写作业而熬夜的青春期孩子

  孩子熬夜写作业 青春期“怪兽”被“钉”在了书桌前

  在刘湘记忆中,真正感到儿子沈峰的作业多起来是从进入初二年级开始的。

  其实,从进入中学起,沈峰的作业就明显比小学时多了。只不过,刚从“每件事都有老师管着”的小学升入“相对比较自由的”初中,孩子就像脱了缰的小马,即使作业多起来了也要先撒欢地跑够了再说。“有一次我中午到学校给他送书,教室里里外外都没找到他,结果上课铃声响起时,看到他抱着球从外面冲了进来,头上全是汗,衣服也湿透了。”刘湘说。

  白天有足球、篮球和小伙伴“勾着”,晚上有“吃鸡”“王者”及等着一起游戏的“线上”小伙伴“吊着”,再加上青春期突然降临,沈峰就像屁股上长了钉子,在书桌前怎么也坐不住。

  刘湘夫妇对这样的状况有些手忙脚乱,沈峰对自己的变化也有些束手无策。

  彼此不适应的结果就是矛盾不断、冲突升级。“没收过足球、篮球,删除过游戏也没收过手机。”刘湘说,父母越是强势孩子越像个“怪兽”,什么道理也听不进去,后来,沈峰干脆回家就睡觉,不完成作业成了家常便饭。

  最终,初一结束时,儿子的成绩排在了全年级倒数五十名。

  大概是太差的成绩一下子刺激到了沈峰,也可能新升入中学的新鲜劲终于在初一一年释放完毕。升入初二后,沈峰对待作业的态度变了:开始埋头写作业了。

  看到几个月前的小“怪兽”终于回到了书桌前,刘湘非常欣喜。

  但是这种欣喜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因为刘湘发现:孩子写作业的时间太长了,以至于再也没有在晚上11点之前睡过觉了。

  “我最初以为是孩子初一浪费的时间太多,所以,写作业比别人需要更多的思考时间。后来一打听,班里很多同学都是晚上11点以后才能完成作业。”刘湘说。

  虽然教育管理部门对中小学生的书面作业量有严格的控制,明确规定初中生的家庭作业不超过1.5个小时。但是,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在最近的采访中发现,初中生写作业时间多已经是一个很常见的现象。

  “以前的小长假我们通常能带孩子放松一下,玩一天,结果这次孩子说作业多别安排出游了。”一位初二学生家长夏先生对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说,他算了一下3天的小长假,儿子每天写作业的时间为8.5个小时,“孩子就像被‘钉’在了书桌前,不停地写完了这科写那科,好像有写不完的作业。”

  不过,写作业时间长也并不意味着作业量真的大。为此,夏先生向记者展示了最近一个周末孩子的作业:作业包括生物、政治、物理、英语、数学、语文6科共11项作业,“这11项作业中可有不少‘硬货’,”夏先生说,仅数学和物理卷子加起来得有五六份,“虽然老师说这些卷子中有两份是选做的,但是老师还补充了一句:‘期中考试临近,大家抓紧复习’。”

  培训机构的数学牛老师也从一个侧面印证着“中学生作业太多”这个事实,他介绍自己现在主要带的是新升入六年级和初一的学生,原来的学生进入初二后绝大部分都退班了。“要不是学校作业都写不完,我妈哪会放过我,不给我报班呀!”这位牛老师转述了一个退班学生的原话。

   把家当成足球场 青春期巨大的能量总要释放

  持续熬夜对孩子的身体肯定有影响。不过,对于把孩子的学习看得很重的中国家长来说,这种对身体的影响还属于“远虑”,他们还有另一层隐隐的但是迫在眉睫的担忧:那些排山倒海的逆反能在漫无边际的作业面前化解吗?

  青春期的孩子在生理上、心理上面临着急剧的变化,这些变化使得他们的情绪容易波动,再加上巨大的学业压力,他们的情绪随时可能爆发。

  果然。

  被作业拽住没多久,沈峰身体中的那只“小怪兽”又开始作怪了。“每隔20分钟、半个小时他就要从房间里出来一次,或者吃点儿水果,或者上个厕所,更多的是在家里踢足球, 美国吃人事件,有时候是带几脚球,情绪来了甚至来一脚抽射,不久前家里用了10年的挂墙电视被他踢坏了……”刘湘说。

  电视坏了,刘湘决定那块地方就这么空着,“青春期的孩子把哪里都能当成足球场。”刘湘说,但是由着儿子这样,作业完成的时间会拖得更晚,于是,刘湘跟儿子又谈了一次话。谈话的结果是,儿子答应晚上每学习40分钟休息一次,每次休息时间在10分钟左右,也不再在客厅里踢球了,但条件是允许他把足球放在书桌下面。

  从那天以后,儿子每次写作业房间里都会传出脚下扒拉足球的声音,刘湘能通过足球滚动的声音判断儿子写作业的状态:如果滚动的声音平缓、短促、规律,说明儿子正在持续写作业过程中,比较专注、内心平静,滚动足球的动作基本上是下意识的, 如何用手机赚钱,而且滚动的范围也在桌子底下狭小的空间里;如果滚动的声音突然大了, 盘口,说明儿子可能遇到了难题、情绪开始急躁了,如果过了一会儿又平缓下来,那么说明孩子遇到的困难并不大,已经解决了;也有特别烦躁的时候,这时候孩子房间里的易碎品可能就要遭殃了,继客厅中的电视被踢坏之后,现在沈峰已经换了第四个水杯了,前面3个都被足球砸坏了。

  不过,这些还不是让刘湘最担心的,刘湘最怕的是房间里没有声音了,“只要安静的时间超过10分钟,儿子一定是睡着了。一旦睡着了再叫起来最起码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可能就又要熬夜了。”

  眨眼、啃手都是焦虑的表现 不能向外释放的时候只能向内

  再怎么谈条件,沈峰的释放还是向外的,其破坏性还是看得见的,但有些孩子始终是静悄悄的,他们一天一天周而复始地熬夜写作业,没有太明显的情绪波动,青春期似乎对他们格外友好。

  叶欣的女儿珺珺就是这样的孩子。

  珺珺升入初中后,随着身体的巨大变化,叶欣知道女儿的青春期到来了。

服务信息